锦屏县娄江小学

【入围通】网站状态

  • 认证日期: 未认证
  • 入围年限: 0
  • 会员级别: 普通会员
  • 是否核实: 该会员资质未核实
  • 会员类型: 党政机关
  • 经营模式: 服务事业
  • 所在地区: 贵州 黔东南州 锦屏县
  • 联系Q 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1375297752

站内搜索

联系方式

  • 联  系  人:杨明凯
  • 固定电话:0855-7163051
  • 移动电话:18985844955
  • 邮  箱 :jpxljxx@163.com
老校园里的槐花,还开着吗
发布时间:2013年05月03日 21:51  阅读: ()次   信息来源:锦屏县娄江小学

    前段日子在上团课,团课里安排了一节叫“与智者对话”的课,来上课的是贵阳市一位心理学家。课上她让我们回想过去,然后挑一件自己最怀念的事与大家分享。闭着眼靠在座位上,仔细地回想,发现除了父母亲所给的,最怀念的,仍然是我在娄江小学待的那段时光。
    接过递过来的话筒,我站起来,说:“我最怀念的是我的小学,不知道是四年级还是五年级,一个下午,教室刚刚打扫过,我们几个同学,吃完饭后早早的来教室,边做题边说话,夕阳拉得长长的照在门外的走廊上,窗外是满树的槐花,班主任从楼上下来,笑着问我们,你们吃饭了没?”
    那位心理学家大概比较想听诸如生病时父亲背着自己跑去很远的医院,母亲在下雪天给自己送衣服被冻伤之类的故事,对我这样并没有表现出是父爱母爱还是师生之爱的回答不甚满意,说了句,“很美好的回忆呢,很好,请坐下。”
    下了课,去图书馆还书,正是花季,图书馆门前的槐花开得正盛,经过一棵老槐树时,深吸了一口气,是浓郁的香味。又觉得自己的行为很矫情,笑了下,慢慢向前走去。
    是啊,很美好的回忆,怎能不美好。
    从高中到现在,我曾在多篇文章里写到我的小学,娄江小学,并深深思念。思念并不飘渺无形,它有厚实的形状,触手可及是温润的质感,在漫长的时间长河里,被我描绘得日益生动。但时间过去太久了,许多细节串在了一起,反而成了印象派画家的画作一般,描绘给他人看时并不讲究细节,只有自己知道那是什么。
    像我团课时所说的那些,也并不一定真实。也许事情并不止一次,也许那天天阴没有太阳,也许窗外槐花没有开,也许班主任问的不是吃饭了没有,而是你们在做什么作业,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记得的事是一定发生过的,对未来才会幻想,而对过去只有一遍遍的重温。
    2003年我转入娄江小学,2005年夏天毕业。三年里,班主任是吴锡炳老师,教我们数学,教语文的是龙立林老师,校长是龙本银老师。这几位老师都是我认为此生不可多得的好老师,很幸运很感激我的小学时代受到他们的教导。
    吴锡炳老师那时很年轻,很英俊(当然现在也是),教学方式极好,好像那时我们班考勤在全校是最好的,期末考试也常常是乡里前几名。好脾气,温柔耐心,偶尔发一次脾气,全班几十个小孩子都会颤颤惊惊,那时不是怕他生气责罚我们,而只是单纯的不希望他生气,他笑一次大家开心好久。去年寒假小学聚会,他过来,面容已有了些变化,但说话还是一样让人觉得温暖。三十多个人,他一个个认过去,许多人都叫不上名字了,但只要一提醒,他都会说起过去的一些小事。我们那个班里,有些人进入大学,有些人弃学打工,而有几个女生听说都已嫁作人妇了,但无论走的是哪条路,相信大家都还是一样的感激他并在心底怀念那些好好学习的日子罢。
    龙立林老师,脾气稍微火爆些,他教过无数学生,应该也有无数个学生同我一样受到他极深的影响吧。我一直认为,上初高中后成绩下滑,但总有语文这一科在班上是最好的,在高中时作文也极受语文老师的喜爱,高三时参加《读者》杂志社举办的征文比赛,获全国中学生组一等奖,甚至我现在所学的专业——汉语言文学,这一切最初的原因,都是因为受了老师的影响。
    那时候老师每布置一篇作文后,都会空出一节课来讲解作文,优秀的文章会念给大家听,告诉我们怎样写好作文。而上初高中后,作文最大的任务是服务于考试,很少再有老师教我们单纯的写作,要我说老师当初是怎样教我们写作文的,我已经说不清了,但无疑的,我确实是受了他很大的影响,我感激并铭记着。
    龙本银老师,其实小学他并未教过我们,甚至没有说过几句话,更多的印象是在他教还在读小学的弟弟后,弟弟跟我聊天时说起的。但也一直记得他在升旗仪式上讲话时的修养,平时同学跟他打招呼也皆微笑回应,不似后来求学生涯里遇见的其他校长,可亲可敬的样子,这么多年,一直记得。
    越是往前走,越是明白,真正的好老师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也许是“小学”这样的教学环境要求他们要更有耐心,但是,一个人在长久的时间里仍然被学生所铭记并感激,不是更靠了他的人格魅力么?
    小学时学校里有许多很大的槐树,每到花期,校园里都是槐花香,校长在集会时会一遍遍重申不许摘花,但还是会有调皮的男生偷偷摘来放在抽屉里;老办公楼的前面还有许多广玉兰,后来学校扩建,砍掉了很多,每次路过时都觉得很可惜,也许这也是不可避免的,得到一些就只能失去一些,但很多年后,看到这两种树就想起娄江小学,这个习惯没有变。
    那时还有许多好朋友,大家心境清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虽然生活拮据,但单纯又乖巧。后来的日子很长,长到让一些人忘记了自己最初的梦想,长到让曾经很要好的人也因为另一个人对自己冷漠,长到让我们彼此生疏。但那些槐树还在,老师也还在,那个最要好的女生也成了知己从来没有离开过,虽然这在天平上并不平等,也无法计量,但有些事原本就不可能完整,我们仍然常常怀念,并带着初衷往前走,这样,会不会少了一些遗憾。
    你已经九十岁了,娄江小学,时光不会让你腐朽老化,只会让你在经过岁月的沉淀后愈发完美。如娄江小学学子心中的槐花,开得正盛吧?

  

 

  后记:唠唠叨叨的就写了这么多,借这个机会也把心里一直想说的话说了,希望母校娄江小学越来越好,九十岁快乐!

(娄江小学2005届毕业生:龙代玉,2012年5月2号,于贵阳。QQ:492743045)

 

本站更多资讯

【区县级会员】相关资讯(本区县内会员互通,按最新自动排序)
【地市级会员】相关资讯(本地市内会员互通,按最新自动排序)
【省市级会员】相关资讯(本省市内会员互通,按最新自动排序)
【全国级会员】相关资讯(全国范围会员互通,按最新自动排序)